身陷“欠薪风波” 暴风TV如何翻盘?
长途电话6分钱畅聊天下
彩印名片5盒40元包快递
手机号码任意显示不信?
搞笑视频-焦点视频网
中国香蕉网信息免费发布
 网站首页 | 国内关注 | 百姓民生 | 热点财经 | 中国资讯 | 社会聚焦 | 媒体报道 | 滚动资讯 | 健康医疗 | 食品安全 | 房产地产 | 聚焦关注 | 商业合作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正文
身陷“欠薪风波” 暴风TV如何翻盘?
来源: 2019-06-21 12:23:51

  暴风TV最近陷入了一场“欠薪风波”。

  “暴风电视拖欠半年工资无人性,还我血汗钱!”这是一幅拉在北京暴风集团总部门口的横幅标语,而揭开这场“欠薪丑闻”的,是9名在暴风TV工作的外地销售部门员工。

  “从2018年12月到今年5月,暴风TV已经拖欠我们员工6个月工资没有发放,而且从去年10月到今年5月也有8个月的销售费用拖欠未发。”有员工无奈而愤慨地说道,他们希望暴风集团能够给个说法。

  对此,《商学院》记者联系上暴风TV相关负责人,但对方拒绝回答欠薪等相关问题。尽管暴风集团在此后的回应中表示,此事已经得到妥善处理。但事实上,暴风TV的“欠薪”风波只是其问题的冰山一角。

  亏损加剧,融资不顺

  作为暴风集团的核心资产之一,暴风TV虽然为集团创造大额营收,但其亏损数额也在加剧。

  据暴风集团公布的2018年全年财报显示,暴风集团全年营收为11.2694亿元,同比下降41.15%。在这其中,暴风TV为集团贡献营收达9.38亿元,占比超过83.23%。

  与此同时,暴风TV在2018年的累计亏损高达11.91亿元。受此拖累影响,暴风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达到10.9亿元。

  对于这份亏损的业绩,暴风集团曾表示,这主要是由于暴风TV业务处于快速拓展期,导致成本费用增加的影响。此前2017年暴风TV的成本费用率就已达到130%,但2018年更是增长到187%(未经审计),同比增加57%。

  产经评论家洪仕斌表示,成本上升对于互联网电视企业来说影响很大,“特别是暴风电视持续打‘价格战’的做法,成本提高必然会对产品销售和企业经营造成很大压力。”

  不过,倘若有雄厚的资金作为保障,暴风TV或许可以缓解成本上升的影响,但是其目前融资渠道受限,也导致了业务发展受到制约。

 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,暴风TV从2015年成立至今仅有4次融资记录,除天使轮金额未知外,其余共计15亿人民币。相比此前多次单笔融资便超过15亿的乐视TV而言,暴风TV的融资能力明显不足,这也说明外界对于暴风TV的商业模式存疑。

  “互联网电视本身是一个资金密集型产业,主要是通过密集资金去推动战略模式的转型,还有商业模式的发展。”洪仕斌指出,“如果暴风TV没有融资进来,那么它的商业模式就很难转动,企业亏损在所难免。”

  对标小米,结果悬殊

  尽管暴风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冯鑫曾在2018年给暴风TV定下年销量200万台的目标,但众多问题缠身的暴风TV最终未能做到。

  根据暴风集团在2019年2月份回复问询函的公告显示,暴风智能电视2018年销量约为70万台。作为对比,同样做互联网电视的小米,其在2018年的电视出货量已经达到840万台。

  事实上,暴风一直就把小米当做是其“最大的竞争对手”。这既是创始人冯鑫的公开表态,同时也在暴风电视的定价得以体现。

  在之前发布40寸的暴风AI电视4时,暴风将其定价999元,与32寸的小米4A电视售价相当。而暴风TV官网上的主流电视产品售价基本上也在1000元-2000元的价格区间,其主打人工智能定位,与小米电视形成抗衡之势。

  然而,售价相近的产品,在销量上却差距悬殊,这说明暴风TV在电视市场正处于边缘化的困境。虽然暴风与小米同样走的是“性价比”路线,但为何双方的走向却完全不同?这一点值得暴风TV反思。

  “暴风做电视的思路并没有太大错误,但问题在于暴风不像小米有其他业务为电视输血。而电视业务是暴风的核心业务,一旦资金受限便牵一发而动全身。”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指出。

  尽管暴风曾在去年初提出“All in TV”的口号,但是直至今日,外界仍然对暴风TV的前景并不看好。这一方面是基于暴风TV表现颓靡的现状影响,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互联网电视的风口已经渐渐关闭。

  “现在互联网电视除了小米、酷开还有PPTV电视做得较好之外,其他的互联网电视日子并不好过,根本原因还是取决于融资问题。”梁振鹏表示。

  不甘放弃,如何翻盘

  尽管电视业务深陷亏损旋涡,但集团对此并不甘心放弃。

  在5月底暴风集团发布的公告中,其表示不会放弃市场前景广阔的互联网电视行业,未来将通过精细化运营改善经营状况。

  为了进一步优化结构、控制成本,暴风TV目前对行政、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,但技术、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。此外,暴风TV原来办公地址的租赁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,暴风TV已经搬离该地址,新的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。

  “我们希望暴风这个品牌在2020年以互联网电视和家庭互联网的名义立足于世,而2018、2019这两年是交接棒的时间。”冯鑫此前表示。

  对于暴风能否在2020年站稳脚跟暂无法定论,但显然其在这两年的“交接工作”无法达标。需要指出的是,暴风不仅仅在电视业务上表现失利,其他战线同样不容乐观。

  从2018年暴风集团的年报数据上看,暴风在广告业务、暴风电视硬件收入、网络付费服务等三大核心板块的收入分别下降了66.74%、63.49%和31.24%。

  而在去年此时,暴风TV仍在大肆宣传“挑战小米”,但如今一年过去,暴风TV却被传出拖欠员工半年工资。在严峻的形势面前,暴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复苏的迹象。想要依靠挣扎中的电视业务实现翻盘,恐怕难有胜算。

  “暴风TV虽说主打人工智能,但产品本身除了价格之外并没有太大的优势。而且电视业务又存在这么多负面问题,根本不足以支撑企业的持续健康发展。”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说道。

  随着拖欠员工薪水事件曝出,暴风TV身上的“遮羞布”也被完全扯下。而暴风集团的“All in TV”战略最终能否成功?时间会给出最后的答案。《商学院》也将持续关注。

  转载注明来源:http://www.dmzjs.com/cj/52458.html(来源:商学院杂志)

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!戳下面按钮转发吧!
备注:转载仅为传播信息,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!

搜记网 Copyright @ 2017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